AI小晴|长沙:从空寂苏醒到旺盛再现

2020-04-10 02:24 shenhua

  沙巴体育app开户2月23日,长沙市开福区金帆小区发放的居民出入小区通行证。居民出小区发证,返回时小区回收。

  4月8日,长沙晴空万里。73岁的摄影师罗斯旦心情甚好,戴上口罩出门拍照。

  当天零点,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,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向全胜迈进了一大步。罗斯旦虽不能涉足武汉,也要记录历史性的这一天长沙的模样。

  1月25日至4月8日,75天里,罗斯旦不间断地拍摄,家中、小区内外、超市、公交车内、三一大道、太平街、五一广场、浏阳河风光带超过1.3万张照片,真实记录了长沙城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变化。

  疫情袭来时,正值寒冬,城与人似乎都被“冻”住了,举目四顾,空旷冷清。如今,春归城醒。复苏的长沙,重现繁华。

  1月24日,除夕。罗斯旦一家跟往年一样,准备去亲戚家吃年夜饭。出门前,女儿平平提议取消行程,因为“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,很危险。武汉都封城了,我们最好不要聚会。”

  “亲戚都约好了,年夜饭怎么能不吃呢?”罗斯旦的老伴李阿姨有点不理解。一家人决定继续赴约。不过,在平平的劝说下,一家三口都戴上了口罩。到了聚餐点,20多位亲戚看到戴着口罩的罗斯旦一家,笑他们“小题大做”。

  除夕夜,平平努力向父母说明疫情的严重性,终于说服他们呆在家里,这段时间不走亲访友。不过,几十年来一直在用镜头记录长沙变化的罗斯旦觉得,不能错过这个重要题材。

  罗斯旦家所在的小区,位于四方坪,三一大道南侧。阳台外,就是三一大道与东二环的交界处。1月25日正月初一下午2时,他守在阳台,拍摄三一大道的景观。往年这个时间点,三一大道上的车流比较密集,但在2020年的这天,大雨中,只有零星几辆车经过。

  正月初二,罗斯旦戴好口罩,左解释右保证会注意安全,才被家人“批准”出门。在周边溜了一大圈,他感觉到“异常的冷清”。罗斯旦指着小区北门外的无人街道照片,对记者说:“以往过年,这里和院子里,红色的鞭炮碎屑有2寸厚。今年到处干干净净的,大家都没心情热闹了。”

  这天,罗斯旦特意去了家对面的麦德龙超市,拍下了市民排着长队、购物车里塞满东西的场面。“很多货架都空了,大家在抢购食物和生活用品。”而罗斯旦一家,除夕后的第一次出门是1月30日,去附近的农贸街买菜。“原本老长一条街,两边挤满了商铺和小贩,但是那天只有几个人卖菜,菜也很少。”平平和母亲开始担心,以后买不到菜怎么办?罗斯旦整理照片发现,长沙市民已经开始认识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威胁。

  1月28日,罗斯旦在四方坪的德雅路口公交站登上一辆901路公交车。当时的照片显示,乘客中无一人戴口罩,除了拍照的他本人。其中一个爹爹还抱怨司机“小气,不开空调,没暖气”,完全不听司机“疫情防控期间,政府要求公交车通风”的解释。当天,罗斯旦还去了坡子街的火宫殿。平时人气爆棚的火宫殿,此时只有为数不多的顾客就餐。昔日人潮汹涌的太平街、黄兴路步行街、五一广场,冷清而寥落,偶尔有三五行人,戴着口罩匆匆走过。

  每天早上7时30分,罗斯旦就会起床,一边洗漱,一边看窗外的三一大道。疫情暴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这个长沙日常的“堵点”一直空荡荡的。国家宣布延长春节假期,提醒人们重视疫情防控,尽量待在家里,不要出门,不要扎堆。长沙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多,湖南先后派出多支医疗队驰援湖北,还向省内14个市州紧急派出省级专家组现场指导、参与救治严峻的疫情,让生活骤然紧绷。

  罗斯旦住的小区关闭了其他通道,只留下西出入口。小区活动广场的新年祝福横幅旁,挂起了“疫情排查,要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隔离、早治疗”的横幅。人员出去发通行证,进来的人要戴口罩,凭通行证、体温检测合格才可进入。小区有从湖北回来的人家,社区工作人员每天都要检查隔离情况、提供相应服务,对情绪不稳定的人进行劝导。小区附近的药店贴出了退烧药、止咳药凭身份证购买的通知。

  这些都被罗斯旦的镜头记录了下来。他的自我防护更严密了。出门前,他戴好口罩,套上乳胶手套,还有自制的防护面罩在带锡箔纸的保温袋上掏两个洞,露出双眼。在外面,他尽量与人保持距离。乘坐公交车,坐在最后一排,把车窗开大一些。回家后,先消毒,后进门,处理好口罩,到卫生间洗手。女儿用酒精给他的装备消毒,把衣服挂在通风口。

  2月3日,从事文化工作的平平在家复工,偶尔去一下公司。“我坐366路公交车上下班,平时因为堵车,从家到公司要1个小时。”平平说,2月份,车辆班次减少,坐车的人不多。坐车的时间短,但等车的时间长,一般要40分钟到1个小时。

  担心买不到菜的李阿姨每天数着冰箱里的菜,小心安排。2月12日,罗斯旦家第二次出门买菜。平平发现,小区里的超市贴着告示,说肉菜充足,不用囤货。一家人紧张的心情舒缓了些。

  罗斯旦有个亲戚,一家五口都确诊了新冠肺炎,在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治疗。2月下旬,亲戚在微信群中告知,全家人康复出院 ,平安渡劫。

  这段时间,每天关注疫情新闻的罗斯旦,接连看到好消息。2月17日,张家界市最后1例在院确诊患者治愈出院,在湖南14个市州率先实现“清零”。2月20日,湖南新增出院患者60例,是疫情发生以来单日出院人数最多的一天。2月27日,湖南支援的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,成为黄冈首个在院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治愈出院的县市区

  与之同步,长沙的企业陆续有序复工复产,“凝固”了许久的城市渐渐“解冻”,重回烟火人间。

  “大家还是比较谨慎的。”在罗斯旦的照片里,2月中下旬,他家附近的重点工程复工了,但往日热闹的五一广场、四方坪立交桥、德雅路等地,人车还是比较少。3月14日,湖南烈士公园北门备受人们喜爱的玉林粉店,吃粉的人不多,相互间隔1米以上。3月18日,他家附近的浏阳河风光带,有市民戴着口罩在春光里跳舞。3月19日,公交车不再是几个乘客的“专车”。3月21日,长沙博物馆等公共文旅场馆全面有序开放。

  令罗斯旦惊喜的画面出现在3月23日。这天是周一,早上8时多,正在洗脸的罗斯旦瞥见窗外的三一大道自东向西方向堵车了。他赶紧扔下毛巾,冲到书房拿起准备好的相机,到阳台拍照。

  “平时看到堵车觉得挺烦的,三一大道空了快2个月,终于恢复到从前了。”罗斯旦第一次觉得堵车的场景“好漂亮”,三一大道这条通往长沙城东出入口的主要道路,此时像一条充满活力的巨龙。

  第二天,闭馆2个月的湖南省博物馆恢复开馆,标志着湖南省公共文旅场馆全面有序开放。罗斯旦赶去拍照,但忘了带身份证,被拒之门外。他拍下了市民有序排队进馆参观的场面。

  3月26日夜里,在家中凝视着对面的数栋楼房,罗斯旦又有新发现:此前只有几户人家的窗口有灯光,现在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灯火点点。“在外的人回来了。”他欣喜地按下了快门。

  4月8日,罗斯旦和家人出门,依然会戴好口罩;回家后,还是会认真洗手;但心情已经大不一样了。他的女儿平平说:“正常上班,想吃点什么,随时去买。这样的生活真好。”罗斯旦翻看着照片,也笑了。